徐真望向虛空,強大的命運之力直接沖入冥界的上空,那一層世界界壁隨著命運之力的衝擊瞬間崩塌,人們一抬頭看見的正是萬界蒼穹之外的景色,漆黑的星空,更遠的星辰。

「我化身命運,將萬界合併,所有置身其他維度的世界,都將脫離束縛,以中央大世界為核心,靠攏聚集。」

「所有企圖阻止命運腳步的人,中央大世界就是你們的墳場。」

當然,徐真如此做,最重要的是,那裡有著他的屍身,他要拿回來,真正的成為靈體唯一的得道聖人。

隨著徐真的力量蔓延,整個萬界,數不清的星辰都在此刻震動顫抖,脫離自我的宇宙,從世界界壁透體而出,向著中央大世界靠攏。

眼下的冥界也不例外,置身其中,眾人能夠清楚的感受到,世界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移動著。

罡風呼嘯。

在宇宙中在位面下,一個個世界呈現在眼中,無論是誰,不管修為如何,都在此刻愣愣地看著天穹,那裡一顆獨特的世界如同上位者頭頂的皇冠,閃耀著特有的光芒,懸浮在萬界的頭頂。

於是。

在沒有了空間束縛的情況下,大修士的速度,可以輕易地從一個世界到達另一個世界。

所有人都在想著中央大世界而去,連徐真陳洛等人也不例外。三界之主就在那裡,天庭人皇宮地王殿都在那裡。

中央大世界,是智腦以地球的外形創造出來的世界,並且以神話之中的三十三天做為劃分權利等級的模式,天界之主就在那三十三天之上,冷眼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。

徐真的命運之力強大到已經讓他無法預測,關於主宰的指令,現在來看,全被徐真剿滅。

「怎麼辦?」

人界之主問道。

「什麼怎麼辦?主宰不是說了要舉行一場萬界第一武鬥會嗎?雖然時間還沒到,但徐真此刻將萬界聚攏,不正是推進了大會開始的進程。他的強大,還足以對抗萬界的修士,那就從他們出現的這一刻,開啟比斗大會。」

「如此也可,不然徐真殺過來,你我三人或許不是對手。」

對於親眼看著徐真擊殺常煜的畫面,三界之主都是心知肚明。他們三人的境界,也不過是渡劫境巔峰罷了。

「那就如此做,立即發布大會信息,將所有人聚集在升仙台。」

於是。

萬界第一武鬥大會的正式開始的信息散布在了每一個人的耳畔。

徐真想著天庭飛躍,這裡雖然有著所謂的禁制,但是對於此刻的他們而言,三界之主不會催動任何法陣阻止眾人前來天庭。

天空上,到處都是人影。

原本沖著徐真而去的眾多修士,此刻也改變了主意,第一武鬥大會,是一定要參加的。

畢竟能夠獲得通往仙界的機會,與得到命運的力量相比,同樣重要。

而且在他們看來,徐真必然不會錯過這樣一個機會。

當然,徐真的確是不會錯過。

但是,他的想法卻並非如此。

仙界,存在嗎?

徐真一清二楚。

在他的任務之中,只有遺落的神界。雖然前世的陳零曾經將神界擊穿,令其消失在了萬界之中。但徐真知道,那個神界並非是自己所要找的神界。

神界,在現世之中。

所以,他會參加這場比斗,以殺戮之主的身份,吞噬所有阻擋命運的人。

也是此刻。

【系統提示:追擊者任務更新,請宿主在接下來的時間之中,吞噬所有出現在宿主面前的秩序爭奪者。任務時間不限,任務成功,宿主將獲得任意三件秩序者裝備以及遺落的神界信息碎片三塊。】

任務的出現,則是代表著智腦和主宰所說的穿越者已經陸續出現。

徐真打開任務小地圖,在地圖之上,密密麻麻地紅點幾乎覆蓋了整張地圖。

這讓徐真興奮且激動。

要拿回自己的骸骨,他所需要的力量太龐大了。而這些人的出現,無異於是給他最好的禮物。

升仙台。

天庭之上最為莊重之地,同時也是此次武鬥大會的舉辦之地。因為主宰的吩咐,可不是僅僅選擇幾名最強的修士,他還要這些前來的修士,成為他吞噬的生靈血氣。

此時,數不清的強者已經匯聚於此。

良醫墨非第四季 甚至因為徐真將萬界合攏,還有陸續直接穿越兩界的修士趕來。

三界之主置身升仙台上,環視四周之人,目光當機落在了徐真的身上,三人均是客氣地微微一笑。

「諸位,此次大會,之所以提前,原因我想大家應該心知肚明。恰逢,命運的轉世,化身徐真也出現在了這裡。所以,本主打算,讓徐真成為迎接各位挑戰之人,生死不論,如何?」

天界之主說罷,目光落在徐真的身上:「徐真,你有沒有意見?」

「呵呵!這裡本就是為了抓住徐某的圈套,我不會有意見。我將迎接任何人的挑戰,但我說明,任何出現在我對面的人,都會死亡。

「主人,讓陳洛先出戰吧!」

徐真擺了擺手:「我要讓他們知道,誰才是天。我的力量比你想象的還要強大,要殺他們,不過我一個念頭罷了。」

徐真起身:「我需要收集他們的力量,為了我自己,更是為了新的世界。」

呼呼

如大風吹。

徐真落身擂台,傲然立於升仙台中間。

「徐真,可接任何人的挑戰。」

。 抱歉!...

章節內容獲取超時......

章節內容獲取失敗......

→→→重新轉碼,刷新本頁←←←

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,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。

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,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!

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最新章節、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天天可樂、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全文閱讀、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txt下載、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免費閱讀、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天天可樂

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,他的作品包括:我,單人獨享百億補貼、讓你扮演逃犯,扮演!懂嗎!、

。 (本章有關於原罪和希靈等人的劇情,為作者虛構,並不是他們的實際情況,無需過度解讀)

時間,前往末日世界的倒數第6天,在已經是冰天雪地的東北地區。

約莫是晚上6點出頭的天氣里,因為天空不斷落下的風雪,這裏的天色早就是黑了下來。

中洲戰隊絕對的主力機槍手原,罪頂着滿頭的風雪走進自家院長的房間后,一邊怕打着身上的雪花,一邊開口問到:

「爸,到底是啥事啊?

這麼火急火燎的,把我給從工廠那裏叫了回來!要知道我現在的生意可是忙得很,有什麼事情最好今天晚上趕緊說清楚,我明天一大早我還要回去盯着了。」

那啥!雖然在本質上說,原罪嘴裏說起來雖然牛逼哄哄所謂的事業和工廠這些,說白了其實就是一個收破爛的。

與希靈一起合夥,對了!還要算上石破虜有空也來上一趟,所共同經營的一個廢品回收站。

但是生意很忙,時刻需要他親自去盯着的這麼一個說法,那可真心是一點都沒有吹牛逼和瞎顯擺。

那是因為在末日世界的中洲部落,隨着五小企業的順利開展了起來,更多的一些工業門類,也是被胡彪他們紛紛的提上了議程。

可是對於一窮二白的末日世界來說,往往是一根螺絲、一個勉強能用的零件這些,往往在關鍵時刻就讓他們頭疼的厲害。

除了一些最基本的原材料這些,可以說那是什麼工具和機都要。

就連上次帶去的電線和電纜,這種電氣化最基礎的東西,也需要一個海量的數量,才能是滿足最基本的需要。

為此,湊合著能用的各種N手廢舊物資,就成為了中州戰隊目前最好的一個選擇。

於是,東北老工業基地的這一個廢品收購站,成為了當前中洲戰隊的一個相當重要的要害部門了。

希靈、原罪這麼兩個人,還真是非常的忙碌。

在大量的資金投入之下,還有廢品收購部如今已經越發龐大的老頭業務員,向著周邊廣大的區域活動了起來。

頓時每天都有着好些破爛,被各種卡車、三輪車運送了過來。

而這些東西運回來之後,也不是馬上就能一傢伙運送去末日世界的。

一些明明是稍微修一下就能用的機械,需要將其中的零件拆解下幾個,才能符合系統那種超低價值物品的條件。

(其實運往了末日世界的物資,上一次胡彪他們就是這麼做的,不過沒有註明而已;今後如果沒寫就算是已經這麼做了,大家真不用吐槽)

另外,那些明顯是從工廠和車間,扒拉了下的電線和電纜這些,也需要檢查一下能不能繼續使用。

反正只要是還能使用個幾年時間的,那麼就帶過去先用着。

實在老話厲害的那些電線和電纜,才會是真正的去賣廢品。

這樣一來,希靈和原罪又從周邊找了二三十號村子裏的剩餘勞動力,當然這裏主要指的是那些四十多歲的老囊們,。

因為這些婦女同志在家貓冬的時候,基本上閑着也是閑着,所以只要包每天的食宿之後,開上一個兩千多塊有的是人來做事。

唯一的問題是,這些婦女同志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。

以至於原罪他們在每一天都時間裏,都親自盯着這些新手幹活,該說不說!一天下來他和希靈兩人還真的挺忙的。

總之,一切都是為了在規定的時間到來之前,準備好胡彪規定的那一批物資。

可就是在這麼關鍵的一個時候,原罪接到了家裏老爺子打來的電話,說是有着緊要的事情讓他回去一趟。

不得已之下,原罪只能是回去一趟,然後出現以上的一幕。

面對着原罪的詢問,他們家的戶主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,開口就是熱情的招呼著:

「回來了啊,這一路上冰天雪地的肯定是不好走,一定累壞餓;我趕緊去菜市場給你買條魚,讓你媽給你做最喜歡吃的鐵鍋燉魚。」

問題是到了這一個時候,原罪哪有什麼心思吃魚。

擔心是家裏出了什麼問題的原罪,嘴裏繼續的追問了起來:「爸到底是什麼事情,你到底是先說啊。」

面對着原罪的追問,老爺子終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了起來:

「那啥!前段時間你媽給你打電話,不是說你那廠子一下招了好些人么?我就尋思着你堂哥不是在家貓冬,沒地方找到活幹麼,就答應了讓他去你那裏幫忙。」

「行吧!」聞言之後的原罪,嘴裏很是有些無語的答應了下來。

雖然老爺子這種替他做決定的事情,想起來就很是有些無語,但誰叫那是自家的老爺子了,答應了后也不好反對。

再說了,堂哥那人雖然幹活有點摸魚,但是了不起每月那點工資從自己這裏出了,算是養着他好了。

為此,他開口繼續的說到:

「那你打電話給堂哥說一下,叫他晚上準備好行李這些,明天一大早就跟我過去;還有爸你讓媽燉魚的時候,千萬別忘記貼點玉米餅子,我就得意這一口。」

「好了。」老爺子乾脆的答應了下來。

可惜是那一個依然沒有邁動腿的樣子,讓原罪知道肯定還有問題。

「還有什麼事情,爸你乾脆一起說出來吧,免得像是這樣擠牙膏一樣的讓人難受。」算是知道自家老爺子,是怎麼一個脾氣的原罪無奈的說到。

老爺子聞言,笑着說到:

「你也知道我們這裏原本找活就不像南方那邊容易,到了冬天就更沒有多少活計了;一群老爺們、老娘們天天只能在家打牌、干仗。

結果一聽說你堂哥有地方做事了,你幾個姑媽家的親戚,還有舅舅家的親戚,都上門誇你小子有出息了,要去你那裏幹活去。

我都幫你答應了,並且保證每人的工資不低於3500、吃住。

對了!你大舅還送了幾隻大笨雞過來,等你明天過去的時候一起帶上,到時候慢慢吃。」

在這麼一個消息之下,原罪心中頓時鬱悶的厲害,最終的千言萬語化作了一句:「說吧,一共有着多少人?」

「沒多少,都是自己家的實在親戚,一共20來人吧。」老爺子回了一句。

原罪:「不行,最多三五個,多了安排不了。」

老爺子:「特么!市場的魚賣完了,家裏還有點酸菜和剩饅頭,晚上你對付上一口吧~」

原罪:「……」

最終,原罪還是答應了老爺子,帶着那20來號親戚一起去做事;也並不是為了那什麼鐵鍋燉魚,還有貼餅子。

一方面在回來之前,他還和希靈商量著因為人手不夠,需要是繼續招人的事情。

Sorry, comments are unavailable..

Share


QR code